当前位置首页内地综艺《悦读·家第四季》

悦读·家第四季4.0

类型:大陆综艺 中国大陆 2022 

主演:陈忠和 

导演:未知

剧情简介

《悦读·家第四季》 - 悦读家第二季《悦读·家》第四季将以纪录片合集的形态呈现,节目镜头将走进家庭现场,通过展现嘉宾的个人生活和工作现场,深入了解、亲历感受并深刻挖掘其生活经历及情感故事,充分展现其背后所秉持的坚定信念和良好的家教家风家训。

湖南经视主持人梅冬年龄

曾指点诺贝尔摇篮实验园“悦读家”小主持人考核活动,湖南经视大咖级主持人梅冬,亲临诺贝尔摇篮教育集团湘江壹号园为悦读家的孩子们进行专业指导和点评。诺贝尔摇篮实验园小朋友们都拿出了十二分的热情和精神,把自己最优秀的一...



《悦读论语》之辩析“季氏将伐颛臾”

我是赵永军,这是我的“每天写一篇”文章、为自己赋能的第187篇。 李里先生在《论语讲义》中认为:《季氏》这一篇主要讲君子在乱世所应谨守的一些戒条,从“季氏将伐颛臾”开始,讲春秋之际天下的混乱,后面讲君子应注意的三友、三乐、三愆、三戒、三畏、九思等问题,又从不同角度丰富了君子的内涵。 《论语季氏篇第十六篇》第一篇:季氏第一。 季氏将伐颛臾。冉有、季路见于孔子曰:“季氏将有事于颛臾。”孔子曰:“求!无乃尔是过与?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为?”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 孔子曰:“求!周任有言曰:‘阵力就列,不能者止。’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且尔言过矣。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 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 孔子曰:“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 这一章在中学语文课本上学过。 背景介绍——颛臾(zhuānyú),是鲁国的一个附属国。春秋后期,鲁国的七百里江山被分为四份,其中有两份被季孙氏掌握了,剩下的一部分被孟孙氏掌控,一部分被叔孙氏掌控,这三家大夫控制了鲁国,季孙氏的疆域是最大的。颛臾是鲁国的公臣,是向鲁国称臣的,并不向三家大夫称臣,所以季孙氏想攻打颛臾,把颛臾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当时孔子的弟子子路、冉有都做了季氏的家臣,辅佐季氏,所以季氏要去攻打颛臾这个事情,子路和冉有都知道。他们就向孔子汇报了这件事,孔子就对这个事情谈了他自己的看法。 结果——历史上并没有季氏伐颛臾这件事的记载,这说明季氏曾经有那个想法,可能子路、冉有两个弟子经过老师的教化,回去以后把这些观点陈述给了季氏,终于阻止了伐颛臾这件事情。 孔子的这番言论就就阻止了一场战争,孔子是怎么阻止的,我们来看一看。 孔子的学生冉有,在季家等于是文人而兼武职带兵的,是季家的家臣。因此这一天和子路两个人来看孔子,向孔子报告,季家将有事于颛臾。他们两个人受了孔老夫子的影响,又是孔子的高材生,内心的看法,觉得季家这件事不对,但又怕孔子知道以后吃不消。于是两个人来试探孔子的意向。 季氏将要伐颛臾,“事”当战事、军事讲,季氏将对颛臾开战。孔子说:“求!无乃尔是过与?”“无乃”,不就是。冉有啊,这不就是你们做臣子的过错吗? 接着孔子先说了颛臾不能打的三条理由。第一,“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昔”就是过去。“先王”是指周天子。以前周天子把颛臾封在鲁国的东蒙山,让他做东蒙山的祭主,主持东蒙山的祭祀活动。这里用东蒙山的祭主来指代颛臾是周天子的臣子。颛臾既然是周天子分封的,季氏就没有资格去讨伐他,只有周天子有这个资格。第二,“且在邦域中”,颛臾一个小国,又在鲁国的疆域之中,是个附属国,他本身又没造反,没有理由去讨伐他。第三,“是社稷之臣也”。这里用“社稷”代指鲁国。颛臾是鲁国的臣子,季氏是鲁国的大夫,没有权力、没有资格去讨伐鲁国的臣子。 冉有回答说,“夫子欲之”,这里的“夫子”指季氏,这是季氏他想做的事情,我们两个做臣子的都不愿意,可是没有办法啊。孔子就说,冉有啊,“周任曰”,周任是古代的一个大臣,周任说过一句话,“陈力就列,不能者止”。“陈”是铺陈,“陈力”就是把你的力量展示出来,把你的才华摆出来,“就列”,去靠近你的位置。你有什么才华就做什么工作,如果你的才华不胜任这个工作,你就赶快停止,就不要做了。孔子说这个话的意思是,你既然做了季氏的家臣,你就有责任辅佐季氏,劝谏他不去讨伐颛臾,你不能辅佐他,你又做他的家臣做什么呢? “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且尔言过矣”,危险的时候你不能去撑持他,跌倒的时候你不能去扶助他,那么用你来做什么呢?你不能起到向导的作用,拿你这个向导来做什么呢?而且你说的这个话不对,有错。 “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虎”是老虎,“兕”读(sì),指犀牛,“柙”读(xiá),指笼子,“椟”是柜子。老虎、犀牛从笼子中跑出来了,龟壳玉器毁坏在柜子里边是谁的过错啊?动物园的毒蛇全部跑出来了,这是谁的过错?这是不是管理员的过错啊?你既然担当这个职务,就有责任去掌管这个事情。你明明是动物园的管理员,动物跑出来了,不找你找谁?你既然在向导季氏,你不能教导季氏,那是谁的责任呢?这是孔子在反驳冉有的话。 冉有又说,“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今天的颛臾,它的城墙很坚固,而且靠近费城,费是季孙氏的封地。如果今天不夺取颛臾的话,将来它一定要成为季孙氏子孙的忧患。将来它发达了,必定要来攻打我们。这是什么理论呢?好比某个强国说,今天非要把中国干掉,如果今天还不干掉中国,将来中国强大了,必定要威胁咱们了。就是这种理论,强盗理论。 这是冉有为季孙氏开脱,孔子又反驳他。孔子说,“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疾”,痛恨,君子最痛恨不说自己想要,而找出一个很好的借口来为自己掩饰(这种行径)。 “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我孔子听说,诸侯国,大夫之家的统治者,不怕人口少,而怕财富分配不均匀。“寡”指人口少。不怕贫穷,就怕不安定。 “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如果做到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远方的人还不服你,那你就实行礼乐文教,以德治国,使远方的人听闻你清明的政治而来归顺。 “既来之,则安之”,“既”就是已经,他们既然已经来了,就要把他们留下来,给他们很好的待遇,把他们安顿好。这样远方的人纷纷来归顺,已经归顺的人又乐不思蜀,哪里还用得着去攻打谁呢? 孔子不但讲了不要伐颛臾的理由,也讲了治国与使人归顺的方法。这里还体现了孔子重要的外交思想,不用征战而用感召,不用武力征服而使人自然归顺,不是以力服人,而是以德服人。 “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子路和冉有,今天你们两个辅佐季氏,远方的人不服你们,你们不能够使他们归顺,国家四分五裂,你们不仅不能保全,还要谋动战争。我恐怕季氏的忧患不在颛臾,而是在萧墙之内。 萧墙原指国君的屏风,这里的萧墙指季氏的家里。恐怕季孙氏的忧患不是在颛臾以后会攻打它,而是自己的家里会因不均和不安而发生内乱。 这一章逻辑很严密,分析议论,层层递进。首先讲了颛臾不能讨伐的三条理由,然后批评了子路、冉有相季氏而不能劝止季氏的过错,接着又讲了治国之道,最后指出季氏如果不以大道治国,野心不止,势必导致内乱。 孔子说了这个话不久,结果——1、季氏没有伐颛臾,2、后来季家兄弟果然发生了问题。 南怀瑾先生注解——这则论语的思想——中国文化的精神在“兴灭国,继绝世。”第二点:如何完成一个高级干部幕僚的臣道。综合来说,中国文化政治道德的必备条件,要济困扶危,抑强助弱。 李里先生认为——孔子提出了儒家很重要的一个治国思想:“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这个思想对我们当前构建和谐社会也有重大意义!以上引用主要来自李里的《论语讲义》。 南怀瑾先生在《论语别裁》里论述的更多,有兴趣的可以参看。 我对这则论语的感受是: 1、孔子并不是一个坐而论道的人,对时势的洞察力非常强,称得上是洞若观火; 2、这是一篇相对完整的驳论文,共二百七十字,篇幅仅次于《先进》篇的“侍坐”章。而且逻辑严密,分析议论,层层递进。雄辩有力,这点让孟子直接继承下来了。 一孔之见,不足之处,敬请指正。

猜你喜欢